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社科综合研究->学术前沿->内容

当前藏学研究中的热点问题透视

日期:2010年01月28日10:41 点击数:

    藏学研究是我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当中一个现实性极强的领域,由于西藏特殊的自然地理、人文环境及其独特的文化传统,长期以来藏学研究也成为海内外关注度很高的一个学术领域。当前在藏学研究中出现的一些热点问题,可以反映出我国藏学界对于当代藏学研究问题的深入思考与发展趋势。

    一、高度关注西藏以及其他藏区社会现状与发展趋势 

    稳定与发展仍然是现阶段西藏和其他藏区各项工作遵循的基本原则,为此在诸多重大问题上,我国学者开展了更富针对性、创造性地研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是关注西藏及其它藏区社会经济的稳步发展,提出了一些极具实践意义的理论方针:

    1.两个“长期不变”的政策。1984年中央第二次西藏工作会议提出的土地与牲畜归户自主经营,长期不变政策,被誉为“西藏民主改革后的又一次解放!”实践表明,该项政策在对藏民脱贫及本区社会经济稳步发展产生了不可替代作用的同时,还需要根据实施中的新情况,如草场产权制度的建立等,予以进一步拓展与完善,以为西藏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2.全国援藏问题研究。这是西藏反贫困和区域经济发展最具特色和效果的方式之一。实施多年后,目前的研究热点集中在:应该就援助效益的提高、市场经济在援助中的更大作用、对口支援省市与西藏经济交流的强化、全国援藏与西藏自力更生的积极互动等进行深入探讨。 

    3.农牧业面临的新矛盾研究。如卖粮难与产业结构调整、藏民对畜产品的特殊需求与牧业的现实困境等问题的破解。 

    其次,在现状与社会发展研究当中,另一个热点是高度关注西藏及其他藏区生活水平人民生活的稳步提高,这当中近年来关注的热点问题与研究主要集中在:

    第一,反贫困的质量问题、援藏中弱势群体的机会均等问题。目前西藏城乡差距在2002年时已达5.1倍,居全国之首。在对其复杂原因作出客观分析的同时,学者们提出当前的首先任务是要提出防止差距继续拉大的、具有西藏特色的对应措施。 

    第二,积极推进青藏高原的生态建设。在对青藏高原生态严峻性已形成共识的前提下,学术界提出:至关重要的经费问题必须提上日程,既然青藏高原是“中国生态源”,则全国一致关注与支持实属责无旁贷,为此应尽快落实生态附加税、森林资源税、水资源税等征收。此外,青藏高原是南亚地区主要江河源头,对该区及东南亚部分地区同样存在重要影响,国际社会对脆弱的青藏高原生态的应有帮助,亦应着手研究。 

    第三、关注藏族文化的有效传承、藏民宗教生活的积极引导。改革开放后的急剧变革,藏族传统文化受到了多方面的挑战。为寻找经济建设与文化保护间的合理平衡点,学术界提出,应该在理论与实践的充分交流中,通过多学科的共同努力,能得出相对稳妥的认识和结论。 

    此外,进入21世纪,藏民宗教生活呈现了种种变异,如在对寺庙布施与朝佛等活动减少、关系趋淡的同时,藏民宗教生活的自主性、选择性等均有上升,实质上标志着他们宗教信仰自由度的提高。这为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环境的适应,无疑带来可贵的启示。 

    第四、继续坚持反对达赖集团的分裂活动。针对国际政治中出现的有关西藏问题的新动态,学术界认为,一方面应针对达赖集团利用“维护生态”等口号而采用的反华批华新手段有明晰的判断,并即时予以揭批。另一方面,也要大力开展对外交流,既要宣传我国西藏及其他藏区所取得的伟大成绩,更应说明工作的特殊困难及付出的艰苦努力,以澄清疑虑,消除误解,为西藏和其他藏区建设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二、注重藏族历史与宗教问题研究的区域化特征研究 

    如何在藏族历史与宗教这样一些传统学术研究领域中走出新路,提出新的理论思维与实践,也是当前藏学研究领域所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其中一些学术实践已取得初步成果。 

    一、倡导推动“藏彝走廊”研究,开辟了从“走廊”角度认识研究东部藏区及藏彝民族源流之新的学术方向。 

    “藏彝走廊”是费孝通先生提出的一个民族区域概念,主要指川、滇、藏三省区毗邻地区一系列南北走向的山系、河流所构成的高山峡谷区域。该区域历史上民族迁徙流动、多种文化交汇融合的走廊地带,民族关系和族系源流错综复杂,保留着大量古老历史遗留,民族文化具有突出多样性和复杂性,是异常特殊的民族地区。但费孝通1980年前后提出的“藏彝走廊”概念并未在学术界得到广泛使用与传播。2003年,以四川大学石硕教授主持的教育部基地重大项目“藏族族源与川滇西部及藏东古文明”为基础,发起首次全国“藏彝走廊历史文化学术讨论会”,围绕藏彝走廊的科学价值、范围、历史文化特点展开热烈讨论,费孝通专为会议发来贺信。会后出版了首部藏彝走廊专题论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5年)。自此藏彝走廊研究开始引起学术界重视。 

    200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正式将藏彝走廊研究列入课题指南,石硕教授申报的“藏彝走廊民族互动与文化发展”正式列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藏彝走廊研究也引起国外的关注。2005年,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联合召开“‘藏彝走廊的族群互动’中美学术合作研讨会”,美、台及大陆共30余位学者就“藏彝走廊”研究进行了充分、广泛的交流。此后,在这一研究领域陆续出版了《藏彝走廊:历史与文化》(石硕主编)、《藏族族源与藏东古文明》(石硕著)、《纳西族与藏族关系史》(赵心愚著)、《胡系民族与藏彝走廊》(曾现江著)等一批研究论著及《藏彝走廊:一个独具价值的民族区域》、《藏彝走廊:思想的源地》(载《光明日报》)数十篇论文,在学术界产生广泛影响,不仅使“藏彝走廊”概念得到普及传播,也大大促进了中外学术界对该特殊区域的关注与研究,使藏彝走廊研究已成为当前藏学研究中一个独具特色的领域和方向。由于上述努力,最近“藏彝走廊”已被正式列为2008年世界民族学人类学大会的论坛之一。 

    二、提出并开展“康巴学”研究。 

    近年来,以四川藏学界为主导,国内藏学界还积极致力东部藏区即康区的研究,推出专著《康巴历史与文化》及一批研究康区历史文化的论文。2006年石硕在《西藏研究》发表《关于“康巴学”概念的提出及相关问题》一文,对康巴文化的特点、内涵及独特价值作了系统阐述,该文还于同年举行的“第一届康藏国际学术研讨会”作大会宣读,引起热烈反响。目前藏学界建立“康巴学”的呼声也逐年增长。这些均成为藏学领域的新动向和热点。 

    从总趋势看,无论是藏彝走廊研究的兴起还是“康巴学”概念的提出,都体现了藏学研究正开始越来越重视和关注对于卫藏以外的边缘藏区,更加注重藏族历史与宗教问题研究的区域化特征研究。

    三、关注藏族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与研究 

    西藏考古与艺术是藏族人民创造的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表现形式与实物遗存形态,也是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也成为藏学研究领域中异军突起的一个研究领域。其热点问题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通过实地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逐步建立西藏各个历史发展阶段的考古学年代序列,构建西藏古代文化的总体框架。由于过去西藏高原自然条件恶劣,考古工作起步较晚,研究力量薄弱等方面的原因,西藏的考古工作相对滞后于祖国内地。近年来,在国家文物局的直接领导和部署之下,西藏自治区文物部门联合区内外研究力量开展了一系列田野考古工作,其中如对阿里地区古格王国时期托林寺、皮央·东嘎遗址的考古调查与发掘;对藏东地区昌都卡若遗址配合保护规划进行的考古发掘;配合对山南地区藏王墓的保护规划所作的调查与发掘;对萨迦北寺遗址进行的考古发掘等,这些科学的田野考古工作为复原西藏古代历史的真实面貌,用实物资料证明西藏与祖国内地源远流长的文化联系,弥补汉藏文献资料记载不足等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并引起国际藏学界的强烈关注。 

    第二,西藏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规划被提到空前的高度,在国家财力的支持之下,先后对藏族文化象征的布达拉宫、罗布林卡、萨迦寺等著名寺院开展了大规模维修工程,配合这些重点工程开展的古代建筑、壁画艺术研究等也形成热点。 

    第三,在西藏艺术研究方面,中国学者突破了长期以来主要由西方学者掌握话语权的被动局面,近年来在一些研究领域形成研究热点,如吐蕃时期佛教艺术与西域佛教(尤其是敦煌地区)之间的关系;西夏佛教艺术与西藏佛教艺术的渊源关系;后弘期早期(11至13世纪)西藏佛教艺术特征的形成及其与南亚佛教艺术的关系;元明时期藏传佛教与汉地佛教艺术的交流;河西走廊藏传佛教艺术的传播及其影响等。之所以形成这些研究热点,一是在于中国学者占有天时地利之便,可以充分开展实地调查获取第一手资料;二是在研究理论与方法上将艺术史与社会史、考古学等相关学科紧密结合,较之西方学者研究视野更显宽广。 

    综上所述,当前我国的藏学研究正在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对西藏历史与现实问题的关注融为一体,藏学传统学术与当代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形成有机整合,中国学者在藏学研究的若干领域开始掌握国际学术的话语权,海内外藏学研究的学术价值取向开始走向对话与趋同,这些特点,既是当代学术发展的一个缩影,也是西藏社会走向进步发展的必然趋势。(文章来源:西藏文化网)
(责任编辑:琼华、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