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研究->民族历史->内容

怎样认识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日期:2010年01月31日12:53 点击数:

 (讲 稿)
西藏社科院   孙勇
各位领导、专家学者、同志们:
    今天很荣幸和大家一起探讨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命题。这个问题不仅是学术的,也是现实的。江泽民同志曾指出:提倡领导干部“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而讲政治、讲正气,是要以丰富的历史知识作基础的。胡锦涛总书记也强调,要从历史中学习治国经验,增强唯物史观。

    下面,我从三个方面和大家一起探讨怎么认识西藏自古以来就中国的一部分这个命题:一、从大历史的方位看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二、从史学研究的角度看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三、从唯物史观的范畴看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

    一、从大历史的方位看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

    我们今天讲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是一个历史事实。问题是为什么要讲自古以来,而不是讲从元朝归入版图以来?这也就是目前我们所说的“自古论”与流行了一段时间的“版图论”有什么不同?

    我们用“自古论”取代“版图论”的说法,不是简单地换一换名词,而是从历史的规律上将这个问题讲清楚,也就是说重点在历史的方位上看,是“自古就是”而不是“元代才归入”。这是因为从“大历史观”引伸出的历史方位的视野,使我们能够更加清楚地认识这个问题。历史方位,简单地讲就是把历史作为一个有维度的坐标,每一个时段是其他时段的接续,每一个空间和其他空间都有关系,每个民族、国家和个人都处在一个位置上,往前、往后、往左、往右都有一定的意义。中共十六大、十七大报告以及这些年中央的文件,对我们所处的历史方位都有着精辟的判定和论述。我们应该很好地学习和理解,特别是要把握历史方位的涵义。

    我们今天所处的历史方位是什么?概括地讲,就是中国各族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废除封建制度,赶走帝国主义,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经革命和建设,遭受风雨坎坷,通过改革开放,30年来国力大为增强,人民逐渐富足,正在建设小康社会、和谐社会,走上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我们国家和民族能处在这样历史方位上,是很不容易的。就近的说,是上百年来中国众多的仁人志士、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卓绝,抛头颅洒热血所换来的;往早一点说,是上千年来中国各个民族在共同的生产生活中相依共存,其中也包括血与火的交往,创造了辉煌的中华文明,结下不能分离,不可分割的关系,缔造了统一的国家所带来的;再往远处说,是几千年来,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族群,经过自在到自觉的意识,形成各个兄弟民族,共同推动建立和发展祖国的历程所奠定的。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历史方位,有一条非常清晰大历史的脉络,它是连续的、连贯的,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谈不清楚我们要讨论的问题。

    为什么要有历史方位的观念?因为要“将宏观及放宽视野这一观念引入到中国历史研究里去。”“历史方位的观念”不但表现在看时间的久远,更表现在对历史剖析时的纵横捭阖。我们可以形象地将历史方位比作一个三维坐标系,一是历史固有的时间顺序,中国历史五千年;二是就是空间的变换,中国地域纵横万里;三是每一个时间和空间交叉点上都有情况发生,有这么三个坐标,经过考证和论证,逐渐清晰还原为客观、形象的大历史。站在大历史的方位上看,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实际上涉及到对世情、国情的了解深度,理性认识的深度,即什么叫做“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一个国家从萌芽到形成,是在历史长过程中进行的,是“动态”的,而不是谁先打好了腹稿然后写出来的文章,是先有其物,后得其名的。中国之所以为今天的中国,中华民族之所以为今天的中华民族,有其“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西藏今天只能是这个样子,不可能是别的样子,也有其“长期的合理性”,做那种“如果”怎么样就可能怎么样的假想,是不懂历史,不懂历史规律的表现。

    达赖和达赖集团的文人之所以鼓吹“西藏从来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除了显现出极端的无知的底子和数典忘祖的心态外,还有一个非常恶毒的阴谋,就是想在敌对势力的支持下进行分裂祖国的活动,妄图实现“西藏独立”的企图;而西方反华势力的文人们也不断鼓吹“西藏的历史说明它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除了歪曲事实,有意说谎外,很明显的意图就是支持达赖集团搞分裂,在今天的历史方位上干扰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

    我们说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着眼在历史,思考在当今,放眼在未来,是从中国人奔向未来的立场看历史,讲现今,特别是看历史的发展,讲未来的走向,弄清楚了当代中国边疆的问题尤其是西藏问题的根源,将有利于维护祖国统一,增强民族团结,反对各种分裂。“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是理解大历史的关键。研究中国、研究中国西藏,先得把握中国历史的情况,而不是拿西方一些不正确的理论作为比量西藏历史的尺子。

    怎么样看中国、中华民族形成的“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中国文明的发展不像西方文明那样是由点到面经常断裂地延伸和扩展的,而是在这片土地的族群文明通过上万年的悠久岁月,在由多点的发源地不间断向辽阔地域中心汇聚起来的中华文明;中国的国家也不像西方国家那样由比较单一的民族构成,在经常性的迁移变动疆域后形成的,而是多个兄弟民族在漫长的年代中以大体不变的疆域共同缔造的统一国家。如费孝通先生所说,中国是一个多元文化、多个民族造就的历史共同体。这就是“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西方文明的进程有西方历史的合理性,但是不能拿来套所有文明进程的合理不合理,西方国家的形成有西方历史的合理性,但是不能拿来套所有国家形成的合理不合理。这是从历史方位上理解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一部分这个重大命题的钥匙。

    在20世纪70、80年代前后,我国史学界、民族学界有一场广泛的讨论,涉及到中国和中国各民族的历史问题,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自古以来各个兄弟民族共同缔造了我们伟大的祖国。这是一个符合历史发展的结论。这种说法被简称为“自古论”和“共创论”。如果往前追溯,毛泽东主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和之初,已经提出了这个看法。他在1939年12月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中指出:“我们中国现在拥有四亿五千万人口,差不多占了全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在这四亿五千万人口中,十分之九以上为汉人。此外,还有蒙人、回人、藏人、维吾尔人、苗人、彝人、壮人、仲家(布依)人、朝鲜人等,共有数十种少数民族,虽然文化发展的程度不同,但是都已有长久的历史。中国是一个由多数民族结合而成的拥有广大人口的国家。”1956年4月在《论十大关系》中又专门点明“各个民族对中国的历史都作过贡献。汉族人口多,也是长时期内许多民族混血形成的。”周恩来总理在20世纪50年代也明确指出: “中国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可见老一辈革命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十分清晰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在一段时间里,我国有很多专家学者对各民族共同缔造了中国这个问题进行了理论阐述,学术贡献很多。在这里,我们不能不特别提到五位大学者,费孝通、谭其骧、白寿彝、翁独健、翦伯赞。是他们的研究成果支撑起了“自古论”和“共创论”大厦的框架。

    费孝通先生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末提出了“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重大判断,费先生认为,中国之所以成为今天多民族一体的中国,“是由许许多多分散孤立存在的民族单位,经过接触、混杂、联结和融合,同时也有分裂和消亡,形成一个你来我去、我来你去,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而又各具个性的多元统一体。中华民族这个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还有它的特色:在相当早的时期,距今三千年前,在黄河中游出现了一个由若干民族集团汇集和逐步融合的核心,被称为华夏,像滚雪球一般地越滚越大,把周围的异族吸收进入了这个核心。它在拥有黄河和长江中下游的东亚平原之后,被其他民族称为汉族。汉族继续不断吸收其他民族的成分而日益壮大,而且渗入其他民族的聚居区,构成起着凝聚和联系作用的网络,奠定了以这个疆域内许多民族联合成的不可分割的统一体的基础。”谭其骧先生在费老发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之前就说过,“今天我们写中国史,当然应该把各族人民的历史都当成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因为这个中国是我们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是五十六个民族共同的,而不是汉族一家的中国。” 谭其骧在《历史上的中国和历代中国疆域》中提出了区分中国古代疆域的标准,即1840年以前中国各民族共同缔造并形成中国版图说的理论,作为其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划定历史时期中国范围和中国边界的标准。其依据是1840年以前,中国境内各个民族自发发展、相互交流,共同缔造了相对稳定的中国版图。 

    概括地讲,多元一体的意思,就是“多元是各兄弟民族各有各的起源,如藏族、蒙古族、羌族、纳西族、彝族、苗族等民族各有自己的起源形成发展的历史,文化上也各有差别和特点。一体指各民族的发展相互关联相互补充,相互依存,又内在联系和共同利益,这些要素体现于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和祖国的统一,各民族坚持对祖国的向心力,不断加固在祖国大家庭中的凝聚力,多元一体就是中华各民族的多元中包含了不可分割的整体性。”这里既讲了中国历史的民族问题也讲了国家的问题,把“自古”和“共创”两个方面结合起来讲得深透。

    由于篇幅关系,不能在这里一一介绍这些大学者的主要观点。需要说清楚的是,正是由于上个世纪80年代前后,费孝通、谭其骧、白寿彝、翁独健、翦伯赞等著名学者通过著述都提出了相似和相近的观点,从大历史的角度讲“自古论”和“共创论”,经过很多年,这些十分正确、非常重要的观点被我们的决策层定下来作为做好有关工作的理论基础。但这个基础理论至今并没有被人们很好的理解和掌握。著名藏学家王辅仁先生在上世纪80年代就指出,“西藏元代归入中国版图说”等于说西藏有外在于祖国的阶段,即13世纪以前西藏不在中国之内,这是不符合中国不可割断的历史演进过程的历史史实的。我想,我们的领导干部包括学者应当了解这些基础理论,只有搞清楚了这些基础理论,对于理解“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涵义也就有了理解的基础,否则,对学界和政界仍然有人还在说“版图论”会稀里糊涂地赞成,甚至稀里糊涂地签批有“版图论”的材料,或者到媒体上大谈西藏是在元朝才归入中国版图的。

    从大历史方位的角度看,在古代中国疆域形成之际,生活在当时中国境内的民族就是现在中华民族的本源,这些民族形成和发展的历史是中国历史的有机组成部分,所建立的政权,不管是中央王朝或者是地方政权,都是中国境内的政权。这样看,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明晰的结论,藏族自古以来的历史就是中国民族历史的组成部分。由此,我们说:藏族自古以来就生活在中国的疆域之内,在古代中国疆域形成之际,藏族就是中国多民族大家庭的一个重要成员,藏族聚居的西藏地方自古就是中国的一部分。反过来,从大历史方位的角度看,在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边疆民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历史上中国民族的认同方式多种多样,或者直接认同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原王朝,或者认同另一个边疆民族政权,最后认同中央王朝,方式各异但殊途同归,各民族都以自己的方式为中华民族和大一统的中国的形成做出了贡献,藏族和西藏地方在形成今天统一中国的历史中所做出的自古以来的持续性贡献永不磨灭。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