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研究->民族历史->内容

恰白·次旦平措:以史为鉴 明辨是非

日期:2010年01月31日12:13 点击数:

引子 

1987年,达赖抛出“五点和平计划”演讲,散布“人民解放军1949年进入西藏时,西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国家”言论,并且提出“把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省和安多省,变成一个阿希萨姆(和平区)”的要求。1993年7月,在达赖的私人代表向中央政府呈送的信件中,继续坚持“大藏族自治区”、“高度自治的大藏族行政区”,“整个西藏,被称作藏区三部(卫藏、康巴、安多),应该成为一个根据法律……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联系的民主或自治实体”。 不仅如此,还绘制了一幅惊世骇俗的“大藏区”地图,范围不仅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和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四省的10个藏族自治州和两个藏族自治县,而且还包括青海省的西宁市、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和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等许多地区,总面积达240多万平方公里,约占中国领土的四分之一。

日前,记者专程拜访著名的藏学权威、文学家恰白·次旦平措先生,就所谓的“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大藏区”等说法,向老先生请教。

“西藏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真正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很肯定地亮出他的观点:“首先我想说的是,西藏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真正成为过一个独立的国家。”

他说,在历史上西藏虽然在吐蕃时期有点类似一个独立的王国,这也是许多人认为当时的西藏是否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存有疑问的地方。为了解答这个疑问,还是让历史说话。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在多年的历史研究中发现,即使在吐蕃王朝时期,西藏也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引用自己编修的《根敦群培著作集》第三本第275页到276页里的一段话,书上说“根敦群培所著《白史》上明确记载,唐太宗征高丽回来后,藏王松赞干布派大臣禄东赞到唐朝,呈上书曰,‘太宗伐辽,遣禄东赞来贺,奉表曰:圣天子平定四方,日月所照之国,并为臣妾,而高丽恃远,缺于臣礼。天子自领百万,度辽致讨,隳城陷阵,指日凯旋。夷狄才闻陛下发驾,少进之间,已闻归国。雁飞迅越,不及陛下速疾。奴忝预子婿,喜百常夷。夫鹅,犹雁也,故作金鹅奉献。’其鹅黄金铸成,其高七尺,中可实酒三斛。”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说,这一段历史记载说明,藏王松赞干布都认为既然日月照耀下的地方都统一到唐王统治下,那么当时的吐蕃也在日月之下,归属于唐王统治是勿庸置疑的。此外,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这段记载是松赞干布亲笔信里的内容,更加有可信度。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还说,历史上松赞干布时期,是西藏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各个方面都最为强盛的时期,即使这样,当时的西藏也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藏王松赞干布也只是作为当时一个吐蕃地方的小王归顺于唐朝的皇帝。在此之后的历史上,就更谈不上西藏是独立的国家。

13世纪中叶,西藏正式成为元中央直接治理下的一个行政区域。自此之后,尽管中国经历了几代王朝的兴替,多次更换过中央政权,但此后,中国历代中央政府对西藏一直行使着有效的主权管辖。

明朝中央政府基本沿袭了元朝统治西藏的制度。明开国皇帝朱元璋诏谕西藏诸部归顺明朝。对元朝封任的官员予以承认。册封了统治卫藏地区的历代帕木竹巴政权首领。在西藏地方设置军政机构,采取“多封众建”的政策,遣使进藏招抚,封授、任命、赏赐西藏地方僧俗首领,并恢复了驿站。

清朝对西藏的管理更为完善。在乾隆帝时期,建立了金瓶掣签制度,由朝廷直接管理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事宜,从此以后历任的达赖和班禅必须由中央政府的批准才算合法。达赖、班禅的封号就是清朝皇帝正式册封的。清朝设置驻藏大臣衙门,建立噶厦(西藏地方政府)和噶伦制(西藏地方政府的主要官员制度),派兵击退外敌入侵,颁布著名的《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对西藏地方在用人、行政、财政、军事、外事等各个方面,作出了明确的、具体的规定。

民国时期,历届中央政府反对和抵制了帝国主义列强策动的“西藏独立”活动,维护了中国对西藏地方的主权。1912年,民国政府宣布实行五族(汉、蒙、满、回、藏)共和,领土统一。在民国《临时约法》、《宪法》中,规定中国为统一国家,西藏为中国领土。中央政府设立管理西藏事务的机构,在拉萨设立办事处。西藏派代表出任议员、出席国民代表大会,设立驻南京、北京、重庆等地的办事处。十三世达赖和九世班禅圆寂后,国民政府派员致祭,批准其转世灵童继位,派中央代表主持十四世达赖和十世班禅的坐床典礼。

“历史证明,从元朝时期的萨迦政权,到明朝时期的帕木竹巴政权,再到清朝时期的甘丹颇章政权,直至新中国成立前,西藏地方政权一直处于中央政权的管辖之下,因此,也就谈不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说。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还说:“记载着历史事实的数百万件汉、藏文档案材料仍保存在北京、南京和西藏拉萨的档案馆中。世界上从未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想了解的人可以自己去好好研究。”

“历史上并不存在所谓‘大藏区’这么一个行政区划”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说:“在历史上,现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所有西藏人居住的地方,从来就没有统一由一个地方政权管辖。也不存在所谓的‘大藏区’这么一个行政区划。”

他表示,历史上并不存在所谓统一的“大藏区”,这一事实有资可查。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说,即使是在元朝时期,中央授权萨迦政权统治西藏。但藏文史籍曾明确记载,十三万户与三却喀长官“是按照皇帝与上师商议决定而任命。”三却喀分为青海、甘肃的藏区,四川、云南的藏区和卫藏(主要指现在西藏自治区所属的藏区),分别由元朝中央任命的三却喀长官分而治之。因此萨迦政权也并没有统一管辖过所有的藏区。
 
 恰白·次旦平措先生说,虽然元朝时“帝师”八思巴去内地的时候,沿途的除卫藏地区以外其他藏区也要迎请、接待、送行和供奉,但是在行政上这些地方不归萨迦政权管辖,经济上也无需向萨迦政权纳贡、赋税。因此,在历史上这些藏区在民族、宗教、语言等方面虽与当时的卫藏有频繁沟通、交融和往来,但是在行政上一直都是分而治之。

历史上,西藏以外的其他藏区,由于地处青藏高原边缘或重要交通要道,自古以来就是各民族交往、碰撞、融合的大舞台。并且,除藏族外,鲜卑、回鹘、党项等中国古代民族,以及蒙古、汉、回、撒拉、羌、纳西等民族都在这里世代居住。

上述地方长期以来或各自为政,或分属不同民族建立的地方割据势力,或统一于中原王朝,但西藏地方政府从未管辖过西藏以外的其他藏区。

他还举例说,解放前青海的藏区有马步芳管辖,四川的藏区有刘湘管辖,同样云南和甘肃的藏区也都有当时的各地的军阀或地方割据势力统治。所有这些历史,都有明确的记载,可以去细细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基本上维持原来的行政区划,在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省的藏族聚居区建立了十个藏族自治州、两个藏族自治县。 

因此,所谓的“大藏区”统一由西藏地方政权管辖,在历史上从未有过。

相关链接

恰白·次旦平措,1922年出生在西藏日喀则地区拉孜县有名的三大家族之一——拉门家族。

1942年,以娘舅恰白之子的名义成为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公务员。接着被委任为四大噶伦之一——索康·旺青格勒的首任侍从卫官。三年期满后,外派为江孜宗宗本。不久又被任命为吉隆宗宗本。

西藏和平解放后,担任日喀则爱国青年联谊会主任。1953年5月23日,成立第一所日喀则小学(亦称格萨尔庙小学)时,担任了教员、教务主任以及校长。民主改革后,1960年,成为日喀则政协委员,1965年,当选为拉萨市政协委员、常委和副秘书长,其间兼任自治区文联一、二届副主席。1978年,任第三届自治区政协常委、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1983年开始历任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顾问等职。1988年—2001年,当选为全国政协第七、八、九届委员。1996年,当选为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1998年,离职退休。1999年,被西藏大学聘为硕士生导师。2003年,担任西藏自治区教材审查委员会顾问。2004年,担任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副会长。

 

恰白·次旦平措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藏族历史学家、文学家,其著述颇丰。
;               (转载于《西藏日报》汉文版,2008-04-26 )
(责任编辑:琼华、郑丽梅)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