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院内动态->内容

车明怀:重视南亚研究、提高政治站位是南亚所的职责和目的所在

日期:2017年09月08日11:05 点击数:

——在“南亚讲话与南亚战略”业务交流会上的总结讲话
车明怀
2017年8月20日

刚才各位专家学者,各部门的领导同志,也包括实际涉南亚工作的部门同志,陆续进行了发言。发言的内容很丰富,涉及面也很广,涵盖了国家安全,西藏稳定,中尼、中印、中不关系等内容,当然也包括“一带一路”的相关内容。从发言的情况看,这些内容讨论得比较深入,但由于时间的关系,大家还没来得及展开。即使这样,发言的内容对将来促进南亚研究,包括涉南亚的一些工作肯定有帮助。因为每个部门的同志,每个单位的同志,每位学者思考的角度不一样,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启发,这对我们将来推动南亚问题研究,推动涉南亚的实际工作,能提供一种更全面、更深入、更有力的智力支持。我这里结合大家的发言情况和内容,只抛出六个观点。

第一个观点,要重视南亚在中华民族复兴中的战略地位。在刚才的发言当中,大家都谈到这个问题。研究南亚问题不是单一的,不是单纯的,它和亚太战略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现在中国周边并不太平,仍然面临着四面被围的危险。无论是亚太还是南亚,包括边疆问题、边疆安全、国防安全都涉及到一系列重大问题。其中亚太问题与南亚问题就存在着极强的互动性和联动性。所以,我们在南亚有关问题上,还要从国家总体对外战略布局的角度和高度来予以考虑。前一段时间,中国社科院边疆研究所的同志在日喀则作了一场精彩的报告。报告指出当前中国安全有两大支点,其一是南部的尼泊尔,其二是北部的蒙古国。尼泊尔处在中印这两个大国之间,蒙古处在中俄这两个大国之间。报告认为,中国南部和北部的安全必须解决和处理好这两个支点的问题。目前看来,这两个支点问题,我们都还没有很好地予以解决。报告还认为,尼泊尔对中国是不错,但它处在摇摆状态,而外蒙的情况更糟,外蒙与中国的关系经常处于时好时坏的状态。报告最后强调,这两个支点都是西方势力重点介入的对象。所以,我们在考虑问题时,一定要重视南亚在中华民族复兴中的战略地位,必须突破这一块,取得突破以后,我们才能巩固中国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感和影响力,包括实现海军在印度洋护航行动的常态化,在吉布提建立起后勤保障基地。在印度洋站稳脚跟,我们这盘棋就活了。

第二个观点,要重视西藏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在2015年国家发布的 “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中,对西藏的定位主要是开展与尼泊尔的边境贸易和旅游文化合作,对印度和不丹都没提,也没有使用南亚这个词。在经贸领域,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大部分交给了云南,一部分交给了新疆。所以,现在看来,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南亚研究工作者补习功课。为什么2015年我们社科院的一期《要情》引起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中央领导批示西藏自治区要有自己的南亚研究机构,也是这个原因。突破南亚这个节点,通到印度洋,离不开西藏的参与和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如果从历史的角度看,也离不开西藏。这在中央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已有定位,就是建设南亚大通道。无论是研究工作者还是实际部门的同志,这一块都应重视起来。

第三个观点,要重视环喜马拉雅地区的地理、历史和人文研究。去年11月份,我带团去英国与他们的学者交流讨论时,发现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大学这三所世界知名的大学,都很重视环喜马拉雅的地理、历史和人文研究。现在看来,这一问题已经摆到桌面上来了。西方人到不了西藏,就侧重环喜马拉雅山周围的地理、历史和人文研究。当然,这个研究不是单纯的学术研究,他们还是在为西方的战略利益提供服务。我们南亚研究的工作者,包括实际部门的工作者必须重视这一问题。我们现在好像对环喜马拉雅经济带比较重视,发改委的同志比较清楚,我们筹建喜马拉雅航空公司,也是基于经济因素的考虑。我们对环喜马拉雅山的地理、历史、人文这些领域重视还不够,目前还没有深入地研究,因此我们要确实重视起来。南亚研究所下一步设置议题,就应该多展开这方面的研究,要弄清楚西方人对这一区域感兴趣背后的具体原因。

第四个观点,要重视青藏高原对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研究。从现实看,涉南亚研究也好,南亚国别研究也好,实际上都离不开青藏高原这一地理大背景。我们说的青藏高原是以青海、西藏区划命名的,加上周边地区全部面积有250多万平方公里。喜马拉雅山的南部和青藏高原的边缘都与南亚有着密切联系,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我通过陪同中国社科院边疆研究所和“唐蕃古道”申遗调研组的同志走了一些地方,包括青海和西藏的江河源。实际上,中国的大江大河大部分都发源于青藏高原。比如我国的长江、黄河就属于这种情况。今年5月我去内蒙开学术会,内蒙的同志对我讲,内蒙的大城市,包括呼和浩特、包头、集宁(现乌兰察布市),供水都是来源于黄河。就更不必说甘肃、宁夏、山西、河南、山东这些地方。刚才提到的是中国北方的黄河,中国南方的河流包括长江、岷江、澜沧江、怒江,也都源自于青藏高原。这些河流大部分是国内河流,有些是跨国际的河流。其实,中华民族如果离开了青藏高原,就谈不上更好的生存。就在昨天上午,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启动,习总书记高度重视,专门致信祝贺;刘延东副总理亲自出席启动仪式并向科考队员授旗。这都足见党和国家领导人对青藏高原重要地位的高度重视和认可。我们搞南亚研究,必须重视青藏高原的人文、历史、地理研究,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交汇起来一起研究,这样才能使我们的南亚研究更加深厚,更有价值。

第五个观点,要重视中国与南亚诸国和地区的历史关系研究。刚才大家也谈了一些历史问题。对于中印关系、中尼关系、中巴关系的历史渊源这些领域,我们还要深入研究。在分析与印度是战是和,是冲突是合作时,我们都离不开中印关系的大历史,这个历史可以为中央及自治区的决策提供判断依据和参考。如果不从历史的角度入手,就事论事,我们就很容易陷入情绪化或者是冷漠化。情绪化、冷漠化都不好,容易使我们在应对涉外问题时偏离维护国家利益这一原则和根本。维护国家利益要求我们好好研究历史。研究中印历史,就可以解释中国以和平理念为基准解决中印摩擦的愿望。有良好的意愿就可以避免大的冲突发生。前面发言的同志也讲到,历史上从法显开始,晋朝时候中国与印度就已经有了密切联系,到唐宋元明清时,联系就更加密切和频繁了。中印两国人民历史上是友好的,是追求和平的,同时都有被帝国主义侵略的痛苦经历。周边一些国家,包括嚈哒国、大小羊同、大小勃律、拉达克、小巴尔蒂斯坦这些也都要多去研究。只有这样,才能更加清楚中国和南亚地区交往的历史渊源以及现在产生各种矛盾纠纷的深层原因。

第六个观点,要重视问题导向,主动设置议题,发挥团结协作精神,共同推动南亚研究向纵深开展。重视问题导向是我们南亚研究必须遵循的原则,这也是维护国家利益使然。维护国家利益的要求是硬杠杠,是底线和红线。怎样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服务,需要我们开动脑筋,以问题为导向,在观察问题、分析问题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设置议题或课题。现在需要研究的问题有很多,特别是中印边界问题、中不边界问题、国家在西南边疆段的安全问题等等。大家前面谈论很多,实际上1962年以后,我们在边界问题上也作出了让步,我们吃亏比较多,这是事实。前一段时间,我去米林,特地向当地的人员了解,1962年有个塔玛墩兵站,那个兵站控制的山口在军事上有着重要价值,现在塔玛墩兵站还有没有?他们也说不清楚。他们说只知道有一个来果桥兵站。其实,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之后,中国军队前脚一撤,印度军事人员后脚就跟上来,又抢占了不少争议地区。中国对印反蚕食斗争一直在进行着。2014年,在拉达克地区发生中印帐篷对峙事件,现在洞朗地区又发生了印军非法越界事件。中国不希望冲突,中国希望保持一个稳定宽松的周边环境,为我国的战略机遇期争取时间,但这不是我们一厢情愿就可以争取到的。比如锡金,正式公开承认锡金为印度的一个邦也不过十几年,对印度吞并锡金,我们过去一直不承认。大家看看2004年以前的地图,当时锡金还是标注成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到后来就不再那样标注了。我们做出让步实际上是为了争取中国的和平周边环境。这些问题我们都可以作为研究的议题,为维护国家利益,维护边疆安定安全,提供智力支持。不仅边界纠纷,也包括达赖问题,中尼边境贸易问题,环喜马拉雅山经济贸易问题,我国与南亚诸国文化、民间交流问题等等,这些都可以作为议题。南亚研究内容很丰富,拓展远一点,包括印度洋、马尔代夫、孟加拉、斯里兰卡,这些都可以研究。总之,设置议题要带着问题导向,把议题设置得丰富一些,尽量为中央的南亚战略决策,为自治区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提供来自我们智库的智力支持。这也是我们设置南亚研究机构的目的所在。
(责任编辑:苏荣春)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