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域名:西藏社科院.中国   西藏社会科学院.中国

ENGLISH

您的位置:首页->藏事论坛->内容

达赖的宗教镇压和荒唐的邓普顿奖

日期:2012年05月22日18:15 点击数:

据报道,5月14日,流亡境外的藏独集团总头子达赖喇嘛,在英国伦敦圣保罗大教堂领取邓普顿奖以及110万英镑奖金。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达赖的获奖理由竟然是“长期关注科学的不同方面并且坚持同其他宗教进行沟通”。大量事实证明,达赖的所作所为恰恰与此相反,与这些说辞风马牛不相及。为达赖颁发这个奖项,真可谓荒唐之极。

  且看达赖的宗教观和他与其他宗教或教派是怎么“沟通”的。

  长期以来,达赖集团为了维系其专制统治,对藏传佛教内部的不同意见者采取暗杀、毒害等残酷手段,排除异己,实施宗教迫害。上世纪90年代末,功德林活佛在家中被刺成重伤,赤江和松布两个年轻活佛遭到“死亡威胁”。这些暴力事件都与达赖有直接关系。曾经是达赖集团领导核心成员的其美泽仁证实:有10名藏人因不同意达赖意见而先后被暗杀。

  上世纪90年代,达赖突然认为藏传佛教信奉数百年的杰千修丹护法神是“亲汉的恶魔”,“对西藏事业不利,对自己长寿不利”,杰千修丹信徒的厄运从此开始。 

   1996年6月6日,根据达赖的要求,伪议会作出决议,凡在“流亡政府”各部门和社会团体以及各藏人社区、寺庙、学校的工作人员要严禁供奉杰千修丹。“流亡政府”和“达赖私人秘书处”也发出通知要求所有寺庙的僧人一律签署保证书停止供奉杰千修丹,并威胁称“继续供奉的人将成为藏人社会的公敌”。随后,“藏青会”、“藏妇会”充当打手,出动大批人员到藏人社区和寺庙搜查捣毁杰千修丹神像,砸窗户、烧房屋,骚扰、殴打信徒,制造多起流血事件,许多人被迫离家离寺。

    2000年9月10日,现居印度、尼泊尔信仰“杰千修丹”护法神的部分藏族信徒在印度“甘丹寺”举行集会,达赖集团“治安部”和“宗教部”煽动3000多人冲击会场,致使50余人受伤,两位僧人生命垂危。事件发生后,印度当地政府不得不派去大批警察封锁现场,隔离双方人员,并收容部分肇事分子,在“甘丹寺”内昼夜警戒。9月12日,“杰千修丹”护法神信徒在印度“色拉寺”集会结束后,达赖集团再次挑动1000多名藏人围攻与会人员,致使10多人受伤。难道这就是达赖与其他宗教或教派的“沟通”?

  达赖的宗教压迫必然引起受压迫教派信徒的反抗。在达赖集团疯狂迫害的第二天,印度比拉库佩等地出现示威,大街小巷还有人贴出“不要达赖的领导”、“达赖是宗教专制的罪魁祸首”、“民主靠个人奋斗,不靠达赖恩赐”、“要真宗教自由,不要假宗教自由”等标语。

  2008年4月22日,窜访纽约的达赖喇嘛在柯盖特大学进行煽动性讲演的时候,来自十多个国家的佛教信徒抗议达赖的宗教压迫,抗议者说达赖根本没有给藏族人民宗教自由。同年6月11日,达赖喇嘛窜访到悉尼演讲时,又有一些来自名叫“西方雄天社区”组织的流亡藏僧抗议他“压制宗教自由”。

  达赖还严格禁止格鲁派教徒与其他宗教沟通。2001年达赖在会见世界印度教理事会领导人之后说,“不管是印度教、穆斯林或基督教,任何人试图皈依,都是错误的,都不好。”、“我总是相信保持自己的传统或信仰更安全、更好、更合理。”、“我们反对任何宗教传统使用各种引诱方法促使人们皈依。”然而,达赖喇嘛却热衷于在世界各地频频游走,通过举办各种法会来发展自己的信徒,甚至在西方民众中选择过世活佛的“转世灵童”。1986年,达赖认定年仅14个月大的西班牙幼儿奥塞尔•伊塔•-托雷斯是1984年在加利福尼亚州圆寂的益西喇嘛的转世灵童。

达赖集团的宗教专制已经逐步被世人认清。德国《世界报》曾发表学者维克多•特里蒙迪和维克多利亚•特里蒙迪合写的文章,批评德国人将达赖视为“新时代耶稣”。文章指出,达赖及其追随者一直在遮掩喇嘛教的暴力、阴暗的一面。英国《每日邮报》曾称达赖是一个来自遥远山地王国的流亡政治人物,但他是一只“精明的鸟”(A Shrewd Bird),知道对于西方人而言,来自东方的宗教神秘色彩很受欢迎,达赖重复使用这一伎俩已长达数十年。法国电视二台2008年10月9日,播放了题为《达赖的轨迹》的专题报道,向法国观众揭露了达赖种种“鲜为人知”的阴暗面,其中介绍了达赖对其他教派的压制和排斥,展现了达赖遭受抗议的镜头,并援引一名女抗议者的话,指责达赖是两面派的政治人物。

  实际上,达赖集团奉行的“宗教自由”完全是以本集团的政治利益为出发点的。例如达赖为了在日本取得更大的支持,曾极力支持邪教“奥姆真理教”。1987年,“奥姆真理教”的头目麻原彰晃来到印度,与达赖见了面。在这次会见中,达赖对麻原彰晃说:“亲爱的朋友,日本的佛教已经颓废了,如果这样下去,佛教就会在日本消失。你要在你的故乡传播真正的佛教,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你明白佛的心意。你去做这个工作,我很高兴,因为这样你也帮助了我的工作。”也就是在这次会面的时候,达赖用“圣水”祝福了麻原彰晃,两人还成为“师徒关系”。

  上述事实,充分揭示了达赖集团的宗教压迫和排除异己的丑行。不仅如此,为了在西方取得更大的政治支持,近年来,他甚至妄图改变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的历史定制与仪轨,并由此编织出一个个离奇的神话。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宗教领袖”竟然能获得邓普顿奖?邓普顿奖的评选标准是什么?那些评委又是怎样得出达赖“与其他宗教沟通”的结论的?显然,邓普顿奖开创了一个极不光彩的先例。
 (文章来源: 中国西藏网)(责任编辑:琼华)

 

最新更新

热点排行

最新图书